上海快3

近日,国家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公布最新数据,截至20206月底,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数达101.6万个。

 

  与20196月底比较,全国医疗卫生机构增加11164个:医院增加1368个,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增加11609个,专业公共卫生机构减少1993个。

 

  通过详细报表,可以看到,有两组数据变化尤为明显:村卫生室数量减少5932家,诊所数量增加14026家。

 

  村卫生室减少近6000家诊所数量持续上升

 

  为更直观地呈现村卫生室、诊所在近5年内的数量变化,基层医师公社根据国家卫健委提供的数据信息整理成趋势图:

 

 

  制图:基层医师公社

 

 

  制图:基层医师公社

 

  从折线图上,我们可以明显看到,村卫生室数量逐年递减,而诊所数量则呈现递增的趋势。

 

  为什么同在一个医疗体系内的两类机构,会呈现相反的发展趋势?村卫生室真的会走向穷途末路吗?

 

  村医面临两难选择

 

  村卫生室数量出现大幅变化,有部分原因是受行政村合并、老村医退出的影响。还有一部分原因偏向人为因素,即中途转行。

 

  随着乡村一体化的稳步推进,村卫生室负责人面临两种选择,要么归属卫生院管理,要么依旧保持个体性质,自负盈亏。

 

  站在村医立场考虑,无论怎么选都存在一定的风险。乡村一体化是大环境下的整体趋势,至少能“旱涝保收”,但落地效果受当地管理层影响,存在不稳定因素。

 

  继续干个体,不可控的因素也较为明显,日常开支、医疗责任险、市场竞争激烈等原因都有可能成为压垮经营者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

  一些村医在两难的境地中,错失了最优的选择机会,无奈中断职业生涯,开始另谋出路。空出来的村卫生室,或成为消失的六千分之一。

 

  诊所成为村卫生室转型备选

 

  根据诊锁界分析,疫情过后中医诊所火热,连续三年增速超过10%。同时,受国家、地方政策影响,很多民间中医和村医获得相应资质,开始由村卫生室向中医诊所转型。

 

  近几年国家高度重视中医,尤其针对中医诊所放宽了准入门槛。加之老龄化加剧,中医药注重养生和固本培元的属性,给中医诊所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发展舞台。

 

  比起村卫生室目前公卫为主的工作性质,一些更偏向临床实践的村医,选择另起炉灶,转型发展诊所。

 

  这种村卫生室向诊所或者其他机构的转化,也是两类机构数据发生变化的原因之一。

 

  综合来看,无论是村卫生室减少还是诊所数量增加,本身就不能用一句“行业有没有发展前途”草率定义。

 

  每个行业对从业者来说都是公平的,适者生存的法则,人人适用。